• 亚投行(AIIB)成北京散财机构

    by  • September 28, 2020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因中美两国大事太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行长开始第二任期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也就被媒体冷落了。亚投行表面上看来一切正常,行长金立群决定继续第二任期并表达了期望,中国方面也努力阐述了亚投行的成绩;107个成员国当中,52个南美和非洲友邦继续加入,除日本和美国以外,G7其他国家仍然是AIIB成员。但是,仔细阅读各种业绩资料,却发现亚投行窘境尽显,其所谓业绩就是帮助中国政府全球散财。

    亚投行的成绩单并不靓丽

    亚投行刚开业时,宣传的贷款额度是年300亿美元。根据该行的项目批准书,在开业后的四年半中,只有87个案例,196亿美元。这比金立群行长在开业前提出的假设还少一半。

    上述业绩需要查询方知。现在请看中国自己总结的成绩单:已有能力提供13种货币贷款;2019年5月,亚投行在英国伦敦发行25亿美元5年期全球债券;2020年6月,首次发行30亿元人民币熊猫债。

    衡量这种政策性银行是否成功有个重要指标,那就是贷款额度。亚投行没达到预期的贷款目标,而且还要靠发债筹集资金,金立群在连任行长时声称,到2025年时,亚投行的年度贷款才能达到100亿美元,这说明亚投行资金紧张。这与近几年中国国内经济走衰有直接关系,而中国经济走衰,又与中美关系恶化直接相关。

    中美贸易战后,两国关系紧张。美国方面的制裁逐步加码。世界各国对中国有严重的市场依赖与投资依赖,但中国经济的繁荣,正好是因为对美国的三重依赖:技术依赖、金融体系依赖、贸易顺差依赖。在2018年以前十多年,来自美国的巨大贸易顺差均占中国全部贸易顺差90%以上,成为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主要来源。如今三个依赖踏空,外汇储备将成为无源之水,也无法充当其他国家的大买家与投资者,自然也就失去了对这些国家的政治控制力。

    亚投行为何要采用13种货币作为贷款币种?原因就是没那么多美元。过去几年里,中国央行和世界39个国家的银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货币互换协议的规模高达3.47万亿人民币,这样可以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而人民币的发行权在中国政府手中,需要时就大量印制。这也算是中国方面认为的“人民币国际化”之重要举措之一吧。

    中国成立AIIB到底图啥?

    说白了,AIIB成立之初,其实只是中国地缘政治战略布局的一枚棋子,目的是三重:一、为配合一带一路向外输出产能的一个区域性国际金融机构;

    二、为了与日本主导的亚开行在亚洲争夺区域主导权;

    三、增加与美国争夺世界领导地位的筹码。近些年来,美国由于内部党争激烈,矛盾特别深重,加之美国川普政府对全球化1.0版特别不满,在联合国采取退出策略,中国更认为这是中国夺取世界领导权的好时机。

    参加的国家虽然多,现为107个。但大多数只缴了认缴股本的一部分,均抱着“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的想法:参加了,不一定有好处;但不参加,万一有什么好处,肯定得不到。这从亚投行成立后的四年作为中,可以看出,基本是中国在积极主导,参与国家态度敷衍,加上一带一路国家基本都是高风险国家,信用评级都不高,有的甚至没进入国际信用评级,在这种高风险国家投资,按中国的历史经验,多半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中国发放疫情援贷能平息他国的不满么?

    从今年4月初,亚投行宣布推出50亿美元危机恢复基金,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以后逐步加码,目前亚投行已经批准了60亿美元,帮助一些国家抗击疫情。

    北京认为这笔数目是中国对世界的很大贡献,但其他国家并不领情。世界各国认为,中国是武汉肺炎的发源地,由于中国政府初期严厉控制信息,隐瞒疫情,导致新冠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各国尽皆染疫,严重摧毁了世界经济。直到如今,中国还未向国际社会提供病毒来源的可信证据,而是采用大外宣攻势,诿过于他国,导致严重的外交纠纷。关于疫情的总损失,亚洲开发银行在5月15日发布报告称,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经济损失在5.8万亿至8.8万亿美元之间,相当于全球GDP总量的6.4%至9.7%。此外,全球新冠死亡逼近百万,欧盟现正在呼吁应对第二波疫情。

    中国自夸的疫情援助,与中国疫情祸害全球的责任以及世界各国遭受的疫情损失两相比较,实在是杯水车薪,受援国也未必领情。印度就是现成的例子:从疫情开始以来,印度从亚投行获得了两笔用于抗击疫情的贷款,合计12.5亿美元,加上之前用于基建项目的贷款,印度已经从亚投行借走41.5亿美元。中方在亚投行认缴股本为297.804亿美元,占总认缴股本的30.34%,为亚投行第一大出资国,印度应该是亚投行第一大借款国,两国边境冲突依旧,巨额贷款并未缓解两国关系。

    中国模式的援助”  

    印度从亚投行贷款模式,说明亚投行仍然奉行中国模式:政治目的优先,援助与贷款不分,接受者也愿意模糊这点。结果就是每隔几年,只好宣布免除发展中国家债务,因此被中国人讥为“大撒币”(谐音大傻B),今年6月中国又宣布暂停77国债务偿还。虽然没有公布具体数额,但非洲今年曾因疫情向中国提出要求免除1000多亿美元债务,估计这次总额应该不少于200亿。

    有人认为,亚投行审查贷款项目不够多是因为人力资源短缺,与亚洲开发银行相比,工作人员数量少得多。尽管有超过75%的投票能通过重要事项,但中国拥有将近30%的投票权。实际上,中国拥有拒绝的权利。

    这种投票权利,表面上缘于股份配置上中国占绝对优势,事实上缘于资金主要来自于中国。中国搭了台子,要人上台陪唱,在股份设置上需要各国认缴,其他国家份额相比中国要小得多。但是,还有一个不怎么宣扬的“规则”,各国大多就是赞助“人头(名义)”,认缴占比多少不一的股本,但实缴数额远远低于认缴数额,并且约定,只有在亚投行耗尽现金的情况下,才会要求成员缴交待缴股本。比如香港需要认缴7651股股本,其中1530股为实缴股本,其余12亿美元再分五年缴交。

    由于上述原因,中国仍然是老习惯,援助与贷款不分地发放政治性贷款,各国当然会尊重谁的钱谁作主这一潜规则,让中国人自己折腾去,并不认真对待。反正资金打了水漂,最大的受损国是中国。

    简单总结一下,AIIB之所以成为中国政府的一个散财机构,既来自于它的初衷,是中国国际战略地缘政治的一枚棋子,为政治服务兼消化本国基础设施过度扩张形成的庞大过剩产能;更来自于娘胎里带来的病根:一是中国模式的运作方式,政治目的至上,援助与贷款不分。二是加盟国家当中,借债的大多是都是信誉不佳的政治高风险国家。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9月28日,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eqinglian/hql-09282020112344.htm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