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宪政危机:为抢劫私有财产张目的辩护

    by  • September 10,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美国30年:从对外和平演变到对内暴力介入权争

    美国作为全球第一超级大国,从二战之后肩负为世界提供国际秩序这种重任,它以自身的国家形态为样板,通过外交政策促使专制独裁国家发生和平演变,1990年代初苏联崩溃后改称颜色革命。此后将近20年内,直到阿拉伯之春,美国政府尤其是民主党政府在国际社会都主张走非暴力抗争路线,印度的甘地、南非的曼德拉都被树立成非暴力抗争达成民主的典范。但30年后的今天,在建国伊始就实行宪政法治与全民选举总统的美国,不但出现了以暴力打砸抢烧杀为民主党助选的BLM与Antifa,暴力示威蔓延全美220个城市与地区,还出现了为暴力辩护张目的学者与作家。这两份为暴力辩护的文本资料,一份以研究报告的形式出现,另一份则是一本充满了左派特色激情的书。

    一个对独裁政权尚能容忍且不主张暴力推翻的灯塔之国,是如何走到国内权力争夺要诉诸暴力的地步?此中原因,值得认真研究,而且不是短期研究。但眼下,我还是想将这些荒谬现象纪录下来,提出疑问,将思考留给今后的美国人,过了今年的难关,希望美国还是灯塔之国、山颠之国。

    为暴力辩护的研究报告

    从5月弗洛伊德事件发生以来,BLM运动兴起,Antifa出没于各城市,抢劫就成为“革命者”的狂欢节目。

    普林斯顿大学的“消除分歧”( the Bridging Divides Initiative at Princeton) 与“武装冲突地点和事件数据项目”(the Armed Conflict Location and Event Data Project ,简写ACLED)的专业研究者精心制作了一份报告,其结论是:在5月26日至8月22日期间,全美共发生超过10,600起示威活动,其中有7750场与BLM运动有关。在这7750场抗议活动中,在全国近220个地点中,发生了近570起暴力示威活动(见下图):

    Study found nearly 570 violent demonstrations–riots–in nearly 220 locations spread all across the country. Is that ‘overwhelmingly peaceful’?

    https://twitter.com/TIME/status/1302565235832877056https://twitter.com/ByronYork/status/1302568904221483009

    普林斯顿大学与这个组织的政治倾向都严重左倾,他们撰写这个报告的目的是表明这上万起抗议活动是“压倒性的和平”,以赋予BLM运动持续的正义性。但报告还是无法掩藏,在全国近220个地点中,发生了近570起暴力示威活动。至于暴力造成的损失与死亡,当然不是报告的重点。左派们对这个报告如获至宝,《时代》周刊发推说,抗议活动93%是和平的,并且还省略了570起暴力示威活动,只强调了220个地点,如果不细察报告,以为就是220起。左派们还强调,对于那些被认为BLM抗议是“暴力”的人来说,动荡“主要局限于特定的街区,而不是分散在整个城市”。推特上的进步派们也非常兴奋。因为研究报告有学术外表包装,远比CNN非裔主持人唐·莱蒙(Don Lemon)8月26日站在威斯康辛(Wisconsin)堪诺沙(Kenosha)烈火熊熊、且死了两个人的抗议现场说抗议活动“Mostly Peaceful”要有说服力得多。

    极左派评价他人损失的双重标准

    民主党强调那所谓93%的“和平抗议”,忘记了这7%带来的巨大伤害。

    本人对美国的和平演变-颜色革命一直很推崇,因为中共的无产阶级革命杀人无数,血流成河,让人恐惧。我也清楚记得美国的国际派(以民主党与左派为主)在指责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任何暴力时,都强调每个个体生命的重要性与唯一性(不可替代不可再生);左派群集的NGO花着美国纳税人的巨额税金在非洲扶贫时,从不忘记强调每个生命都应该被救助。美国左派的偶像级人物、前总统奥巴马最喜欢说的大词汇当中,就有“No Child Left Behind Act”,也成为左派们崇拜盛赞其人道主义精神的根据。但在言及本阵营对美国公民造成的巨大伤害时,一下就将7%说得轻巧如云烟,仿佛那些在暴力示威中失去的生命、被抢劫一空的商店、被波及的家庭所受的损害仅仅是个数字而已。他们在为打砸抢烧杀辩护时说Most Peaceful时,却忘记灾难落到每个受害者头上时,是百分之百的伤害这个“大数原则”——而左派梦寐以求的全民医保,就是基于这个“大数原则”:为了不让某一个家庭因付不起医保而陷入困境,宁可让全体纳税人承担医保费用 的上涨提高交税比率。

    至于研究报告说“动荡主要局限于特定的街区,而不是分散在整个城市”,那更是不值一驳,报告作者肯定将示威地当成被敌人侵占之地了。其实,就算是战争,也不是整个城市的每个角落被夷为平地。

    这种用数字比例将人划分为坏人与好人、将恶从一场波及面极广的政治运动中剥离开,来证明某场运动是善的,是被1968年世界左派奉为革命导师的中共领袖毛泽东擅长玩的游戏。毛泽东最喜欢发动整人的运动,经常为运动划个百分比,比如,社会成员中,有95%是好人与比较好的人,只有5%坏人,需要打击,于是土改杀地主、反右整右派、四清运动整自家干部中的腐化变质分子、都属于被划出的那5%的坏人。毛泽东的政治运动每次都会有群众积极响应,为什么?因为那5%的坏分子帽子拿在当权者手中晃动,群众们担心,不让别人赶快戴上坏分子帽子,自己就有危险。邓小平也深得毛泽东这一真传,为55万多右派平反,只留下96人不予平反,以证明反右运动基本上是正确的,与美国左派与左媒认为BLM运动Most Peaceful用意相同。

    为抢劫行为正名的女作家

    从2020年5月以来开始的BLM示威活动,发生了很多掠夺行为。一直支持BLM运动的民主党官员对此也颇有微词: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也不得不声明从曼哈顿高端商店偷钱包和运动鞋都是“不可原谅的”,圣保罗市长梅尔文·卡特(Melvin Carter)说掠夺者“正在破坏我们的社区”,就连肯定BLM是Most Peaceful的CNN记者Don Lemon也引用民主党内部调查资料说明民主党因支持暴乱民调下降,要求拜登谴责暴乱。但却有一位女作家挺身而出,大赞抢劫是正义行动。

    这位为BLM抢劫正名的女作家维姬·欧斯特威尔(Vicky Osterweil)居住在费城,是The New Inquiry的作家、编辑、定期撰稿人,她应时而出的这本《捍卫战利品:不文明的暴乱历史》(In Defense Of Looting’, In Defense of Looting: A Riotous History of Uncivil Action)出版后,因观点奇特,美国左派媒体NPR(公共电视台)、《纽约客》、《大西洋月刊》等都做了介绍。

    根据这几家媒体的介绍,这位女作家早在2020年4月,就颇具预见性地写道:“全国各地正在兴起一种新的抵抗力量。” ——弗洛伊德事件发生于5月25日,她提前预知,说明她已经知道BLM运动正在寻找甚至可能制造借口。随着抗议活动和骚乱继续席卷城市,她认为抢劫是实现社会真正持久变革的有力工具。其论点概括起来包括以下几方面:

    1、她非常鲜明的阐明立场:捍卫“在动荡或骚乱期间大规模没收财产,大规模入店行窃”的行为。因为这是反抗者正在采取的一种强有力的策略,目的是质疑“法治”的正义性以及不平等社会中财产和财富的分配。

    2、她正本清源,指出了抢劫这个词从出现的那天开始,就是一个高度种族化的单词。它取自lút的印地语,意为“商品”或“ 小品 ”,它出现在19世纪英国殖民地官员的手册《印度词汇》中。

    3、掠夺只是反抗者的一种战术。它往往是对企业,商业空间或政府大楼的攻击,将那些本应进行商品化和控制的东西免费共享。抢劫的好处是:它可以使人们立即免费获得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让他们有能力生活和重生,而不必依靠工作或工资。作为一种政治行动方式,这是抢劫的最基本的战术力量。

    4、抢劫攻击了物品的分配方式与财产观念:为了使某人的头顶有屋顶或有一张饭票,他们必须为老板工作,这种有工作才能获取生活费用,是社会不公正的表现。而且,以这种方式组织世界的原因显然是为了资本所有者的利益。抢劫打击了这种财产关系的核心,并证明没有警察也没有政府的压迫,我们可以免费获得一切。

    这位女作家看来喜欢霍布斯丛林社会,也很能欣赏ISIS统治的地区曾发生的一切。这次美国持续数月的暴力抢劫极大地满足了她的个人癖好。

    无独有偶,一个叫做“校园改革”( Campus Reform)的组织在调查人们对抢劫的看法。组织成员先到芝加哥采访黑人,被采访者都认为到商场拿点东西是正当的,是对社会正义的追求。校园改革接着前往DC乔治华盛顿大学,询问大学生对掠夺和骚乱的看法。不幸的是,大学生说骚乱、掠夺有“正当理由”,因为“当权者偷了更多东西”,抢劫只是无权者的表达方式。

    美国教育培养出一代信奉共产主义将手伸进人家口袋里是合理的共产主义青年一代,不是今年这样充分暴露,我们就算生活在美国,也不知美国早已病入膏肓。近几年的调查都说明,美国青年一代信奉社会主义的越来越多,但调查总不忘记补上,这社会主义指的是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不是中国与苏联式社会主义。这次BLM运动发劝一个月之后,大概觉得时机成熟了,BLM的联合创办人纷纷现身电视台接受采访,公开亮明自己的马克思主义旗号。6月24日,大纽约地区BLM领导人Hawk Newsome在采访中公开说,如果美国“不给我们想要的东西,那么我们将毁掉这个体系” 。

    马克思主义信徒从来不缺改造世界、毁灭世界的决心与行动能力。智者型学者汤玛斯·索维尔对自己本族存在的问题的看法极有穿透力。他看到美国教育体系多年努力养成一代又一代左派学生且日益极左化的结果,对美国共产革命卷土重来,动物庄园故事重演有了心理准备。7月13日,年逾90的索维尔在Mark Levin的对话节目中说,“我们的国家是不是已经到了没有回头路可走的时候了(point of no return)了?我只希望有生之年不要看到野蛮人烧毁罗马城的那一幕”。

    美国的宪政基础之一是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并将私有财产权视为个人自由的权利基础。一个信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国,要经过教育界多少年持续性的灌输教育,才能养出一代信奉抢劫有理的马克思主义信徒?此中潜藏的危机,必须深思。

    (原载大纪元网站,2020年9月10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9/10/n12394985.htm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