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美国大选,Z世代能主沉浮?

    by  • August 28,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美国民主党在全国代表大会(DNC)上发表的政纲,虽然比拜登-桑德斯联盟商定的政纲向中间退了不少,但还是特别关照了桑德斯派系社会主义者的利益,在免除学费、投入巨资兴办绿色计划让年轻人充分就业——即多投资环保NGO,充分照顾Z世代的利益。将希望寄托在人口结构(年龄、种族)的改变上,是民主党行之多年的战略,也是2020大选民主党寄望所在。

    人口结构的改变保证了民主党的基本盘

    奥巴马深谋远虑,他留下的政治遗产当中,一项就是通过大规模引进非洲穆斯林人口及拉丁裔人口,为民主党构建了长达几十年的票仓,这些少数族裔得到优待,与美国本土黑人一道成了“身份政治”的受益者。另一项是左派自1968年之后开始的“体制内新长征”,核心就是占据大学讲台,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左派大学生。奥巴马身体力行,参与执行得非常好,到2020大选终于可摘硕果。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威廉·弗雷(William H. Frey)长期致力于研究美国人口结构变化与政治的关系。今年7月 他发布新的人口研究报告被广为引用,成了民主党保持胜利信心的依据。文中称,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报告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千禧一代(1984-1995年出生),Z世代等年轻一代的总人数为1.66亿,占全国人口的50.7%,大于36岁以上的1.62亿美国人。千禧一代将在企业和政府中接管有影响力的角色。千禧一代及其后辈(Z世代以下)在种族上比其前辈更加多样化,其中近一半被确定为种族或少数民族。以上数字都有据可查,但比较有意思的是作者的判断:千禧世代与白人之间的社会、经济和政治裂痕是众所周知的。基于这一假设,作者推论:他们在种族构成上也比前一代更多元,这应该意味着他们更有可能投票给民主党——这一假设作者在数年前就提出,例如《千禧一代:通向美国多元化未来的人口桥梁》(Jan 30, 2018)这一报告的结论,是被左派媒体及评论者经常引用的经典之论。

    改变美国人口的种族结构与年龄结构,为民主党构建一个长期的票仓,是该党的长期战略,这些,我在《美国民主党的国内“颜色革命”》 (2018年11月12日)介绍过,此处不赘。

    千禧一代、Z世代天然蓝的假设不成立

    8月13日,美国权威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调查完全否定了布鲁金斯上述报告的猜想。该调查显示,18岁到29岁年龄段的选民强烈支持某一总统候选人的比例几乎相同,无论这个人是共和党总统川普还是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而两个数字都极低,特朗普为10%,拜登为11%。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皮尤调查中,18岁至29岁受访者当中,有67%自认属于拜登阵营,或“倾向拜登”,但还有3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肯定会或可能会投票给川普。川普支持者的比率之高与一个普遍认知相左,即绝大多数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年龄较大,千禧一代基本上拥护民主党。

    这个普遍认知,经笔者多方查证,就来自于上文所述的华府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人口统计学家威廉·弗雷(William H. Frey)。鉴于布鲁金斯学会在智库中的权威性,以及威廉·弗雷在人口统计学方面的权威地位,他的研究几乎是美国所有媒体与绝大多数评论者引用的文献,以及判断千禧一代政治态度的科学依据。远的不说,从2018年以来,他发表的研究报告除“桥梁”一文之外,还有《根据新的人口普查数据,美国的多样化速度甚至超过了预期》(July 1, 2020,)、《人口普查显示,不到一半的美国15岁以下儿童是白人》(June 24, 2019)。

    这几篇文章,为左派媒体与民主党选举战略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大西洋月刊》2020年7月9日刊载的一篇文章《川普的美国正在溜走》(Trump’s America Is Slipping Away,JULY 9, 2020),文中引用的人口及代际政治倾向全部来自威廉·弗雷的研究,《纽约时报》此前关于人口种族多元化的分析也引自于他的研究。

    在多项调查中,只有奈特基金会委托College Pulse发布全国民意调查勉强接近威廉·弗雷的估算。这项民意调查于8月9日至12日进行,以4000名全日制四年制课程的全日制学生为样本。通过College Pulse移动应用程序和Web门户对学生进行了调查,并被加权为全国代表。该 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有70%的人表示将投票支持拜登,而只有18%的人表示将投票支持川普。

    看来估计X世代、Z世代接近全部支持民主党的判断有点乐观了。为了获得年轻一代的支持,民主党不断向左再向左,但还是无法满足集体加入民主党的桑德斯一派的愿望。哈佛-哈里斯民意调查(Harris Poll)在8月17日至22日(DNC大会期间)进行的在线调查,收集了来自2263名左右倾的选民以及那些被认为是无党派人士的选民的回答,结果发现,在18岁至39岁的受访者中,59%的人表示他们宁愿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也不愿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这一比例比去年上升了9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拜登得不到民主党中的极左派的热烈支持。该调查发现,桑德斯长期以来一直是该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的杰出人物,有54%的选民对他持赞成态度,而只有36%的选民持相反意见。

    民主党的强烈共识是打败川普是第一要事,桑德斯的支持者也被以此理由说服支持拜登,但确实缺乏热情。上述皮尤调查报告说明,在18岁到29岁年龄段的选民,有79%的人未表态,这些人也许根本就不去投票。目前,民主党为了争取中间选民,正在修改拜登的竞选承诺,让这些社会主义青年们很不高兴,这样一来,民主党获胜的基本保证大打折扣。

    几个不在民主党估算范围内的变化

    《华尔街日报》8月25日发表报道《因民调落后不看好川普连任?他的这些优势被忽视了》,文中列出几个数据:2020年,川普在白人当中的支持率上升,为一半对一半,四年前,白人选民不支持与支持为54%比35%;在西班牙裔中为31%,四年前为28%。此外,川普在经济议题上大幅领先拜登。文章还说,《华尔街日报》和NBC News在7月份的民调中考察了那些没有排除任何一方的候选人并可能在11月份“发挥作用”的选民(即中间选民),作为一个整体,这些选民对川普和共和党持开放态度。

    共和党的选民远比民主党选民更热情。数据说话:RNC第一晚电视和数字电视的观众人数为3910万,比DNC多1000万。以上包括电视,新闻媒体直播和竞选直播,不包括付费媒体。就连反川先锋CNN的主持人Wolf Blitzer 也不得不说:“无论您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认为RNC的第一天晚上都是精心制作的,非常有效率的。”

    盖洛普8月17日的Poll有个最重要的变化:美国人认为最重要的问题,种族问题排在经济、犯罪、外交事务、与中国的关系之后。从6月至8月间,将“种族问题”列为最大问题的美国人数量下降了近一半——民主党的看家法宝是身份政治,大杀器是BLM上街打砸抢烧杀,这次拜登挑选的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就是身份政治的产物。但是,BLM被放出来之初,确实让全美国噤若寒蝉,纷纷表态支持,不敢谴责其暴力行为,但这种伴以暴力推行的政治高压导致全美刑事犯罪率高发,比如纽约近半年来,约50万富人与中产纷纷逃走,犯罪(即公共安全)成了美国人关注的第二大问题。也就是说,BLM被放出来,起的作用昙花一现,他们的暴力活动让美国许多城市失去了公共安全,民主党的身份政治牌可能玩不转了。

    身份政治、千禧一代拥护民主党、邮寄选票是民主党2020大选的三大制胜法宝。上述调查证明千禧一代自然蓝的说法基本不成立,除了民主党愿意与社会主义完全合流。因此,民主党现在只剩下坚持邮寄选票这一项了。而邮寄选票因为易于作弊,正遭到共和党全力反对。

    (原载澳大利亚广播电台,2020年8月28日,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u-s-election-2020-what-s-the-influence-of-generation-z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