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痛失对美经济依赖 中国梦成白日梦

    by  • August 4, 2020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武肺病毒流播世界之时,北京当时的美梦是自家控制住疫情、尽快恢复生产,同时向世界宣告“我们又赢了”,“世界欠中国一个感谢”。直到发现海外市场严重萎缩,订单消失之后,北京才意识到情况不妙:没有海外市场这些绿叶帮扶,中国经济无法一枝独秀。如今国内经济恶化,中共高层提出经济内外双循环,表面上强调内外兼顾,实际上是只能主要依托本国市场维持生产与消费的内循环。但是,这其实只是一种自我安慰,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所谓“改革”是内部改革经济体制,所谓“开放”是利用国际投资与世界市场。四十余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早就成了一个经济对外依存度极高的国度。一旦骤然失去,意味着中国经济濒临破产边缘。

    中国经济:从自力更生到对外依存

    衡量一国经济对外依存度的主要指标是外贸依存度(degree of dependence on foreign trade),该系数又称为对外贸易系数,是指一国的进出口总额占该国GDP的比重。它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对外贸的依赖程度,其变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外贸在国民经济中所处地位的变化。中国在毛时期闭关锁国,号称“自力更生”,对外贸易极少,国穷民众更穷,外贸依存度远低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

    邓小平的对外开放的直接后果,就是大力发展对外贸易,尤其是2001年加入WTO之后,中国成了世界工厂,对外贸易的增速远远超过GDP的增速,比如2002年、2003年中国GDP分别增长8%和12%,外贸总额增长却高达22%和35%。以下中国官方数据展现了中国对外贸易依存度直线上升的过程:2003年就达到51.3%,2004年接近60%,2005年上升至67%,2006年超过80%,中国从此成为世界上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国家。

    如此之高的外贸依存度,反映了中国参与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速,也表明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已经形成了相互依赖的关系,两者彼此支撑的新局面已经出现。但是,如果一国经济对外依赖程度过高,必将面临两种风险,一是不易正确把握参与国际分工和竞争的主动权,二是容易受国际市场变化的影响。但中国政府却误以为世界离不开中国制造,中国掌握了竞争主动权,可以影响国际市场的变化。

    好景不常在,稳外贸与稳外资成国策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世界金融危机,中国拿出四万亿救市,投资主要流向基础设施与房地产,2009年中国的外贸依存度骤降为45%左右。从此以后,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当中,外贸这一驾就需要精心维护,但外贸依存度依旧逐年下降:2013年为45.7%,2014年为41.5%,2015年为37.4%,2017年降至33.5%, 2018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下的“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经济增长目标),从此成为中国经济国策,每年都作为重点要求,即使如此,2018年也只勉强拉升至33.7%,2019年为31.8%。

    中国这种外贸依存其实很脆弱,其兴也快,其衰也速是必然结果。这只要比较美日两国就可知道,稳定的国内市场是一国经济长期发展的基盘,有这个基本盘做经济凭藉,外贸依存度相对稳定,经济就不会如同坐过山车。例如,美国的外贸依存度2004年仅为25%,2019年降至20%左右;日本2004年为26%,2019年为27.98%。中间虽然有波动,但大体平稳。

    美日两国外贸依存度低,受国际市场波动的影响就小得多。中国不一样,现在的重中之重就是“稳外贸”与“稳外资”两项了,否则就只能依靠“内循环”了。这对于一个人均负债高达人民币13.34万元、6亿人月收入仅为1千元的国度来说,实在是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美中开唱冷战序曲,稳外贸、稳外资成为空话  

    中国35个主要城市外贸进出口总额与GDP的比值为100%,这些外向度高的城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闽南等地。其中东莞、苏州、深圳、厦门均超过100%,由于外贸订单消失,这些城市经济遭受重创,影响到两亿人就业——中国的稳外贸、稳外资均成空话。

    今年5月,我曾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系列文章《各国经济依赖中国,有如嗑药上瘾(1)》、《各国经济依赖中国,终成北京政治要挟的工具(2)》、《各国经济依赖中国,欧盟弯腰 美国成独木(3)》,分析了中国在经济发展时期,在国外大量采购原料、矿产及各种资源,并成为德国汽车的主要消费者,这种情况造成了各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中国以为自己把握了参与国际分工和竞争的主动权,并把各国对自己的依赖转化为政治要挟,而且获得成功。而中国却忘记了一点,中国强大的经济能力,来自于对美国的经济依赖。我在《中国失去对美经济依赖,风光难再》(5/23/2020)一文中,指出中国对美的经济依赖,就其大者说,有技术依赖、金融体系依赖、贸易顺差依赖。技术依赖一事可以写出千言万语,这里仅举一例,千人计划网罗的技术偷窃者,90%以上呆在美国的大学研究机构里;金融体系依赖,中国虽然想通过人民币国际化另起炉灶,但从成为IMF五大储备货币之后,人民币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不升反降,因此保持3万亿左右的外汇储备,是中国维持经济能力的必然需求。早在2016年写的那篇《中国经济的堡垒战:“保卫外汇储备”》中谈过。中国一直仰赖对美贸易顺差来平衡外汇收支,而中美贸易战步步升级,中国对美出口开始下跌,于是,中国是否会出现外汇短缺,就成为国际金融界和国内中产阶层都十分关注的问题。国际金融界普遍认为,目前中国的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中国维持国际收支平衡的警戒线,如果外汇储备跌破警戒线,中国将面临外汇短缺。

    7月23日,美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主义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被外界称为“新铁幕演讲”,中美关系已经建交四十年以来最紧张的程度,如果川普成功连任,中国将在很大程度上失去对美的经济依赖。

    事实证明,中共高层虽然强调今后中国经济内外双循环,但与美国交恶之后,中国对美国的技术依赖、金融体系依赖、贸易顺差依赖三个依赖将踏空。没有来自美国的巨大贸易顺差(多年来均占中国全部贸易顺差90%以上),外汇储备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法充当其他国家的大买家,自然也就失去了对这些国家的政治控制力。因此,所谓中国“经济国内国外双循环”,事实上就成为只能在中国国内的“经济内循环”,习近平的中国梦也就成了白日梦。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8月3日,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eqinglian/hql-08032020170133.htm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