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中新冷战序曲:沉缓有节点

    by  • July 26,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几天,占据各国国际新闻中头条位置的新闻,非中国驻美休斯敦领馆关闭事件莫属。这一事件有几个被热炒的问题,虚实相间。人们最关心的是:为什么中国驻休斯顿领馆最先被关闭?美中关系还会恶化到什么程度?新冷战会开打么?

    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馆具有象征性意义

    中国在美国设有六组外交使团,除了在华盛顿的大使馆,还设有位于洛杉矶、纽约、旧金山、芝加哥的领事馆,以及派驻联合国的外交代表。中国驻休斯顿领馆成为闭馆首选,外界一直认为主要原因是从事间谍活动太多。人们这样猜想并非无因:首先,7月22日晚该领馆焚烧文件,火光冲天,休斯敦消防队赶往该地救火,被拒入内;其次,美国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David R. Stilwell)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中国休斯敦领事馆是中国发展留学生间谍、获取经济和军事情报的“司令部”,该领馆长期以来从事“颠覆活动”。因为这一指责,外界普遍认为焚烧的文件当中有不能给美国发现的机密。

    其实这是误解。第一,关闭领事馆有先例,特别是在两国关系紧张时。有被迫驻在国要求关闭的,也有因危险而主动关闭的。就以美国为例,2017年8月31日,美国要求俄罗斯关闭位于旧金山的领事馆以及在华盛顿和纽约的两个办事处。2018年9月,美国因受到威胁而主动关闭驻伊拉克南部城市巴士拉的总领事馆。第二,不管哪个国家,所有驻外使领馆觉得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比如被迫撤馆,都会焚烧文件。第三,所有国家的驻外使领馆,都有搜集情报的任务,中国驻美共有六个使领馆,都承担了同样的任务。根据《纽约时报》得到的一份内部文件,中国驻休斯顿领馆的60名工作人员中的外交人员正试图从该地区的机构窃取医学研究和其他敏感信息,他们还制定计划诱使50多名研究人员和学者将研究移交给中国。但在FBI调查的与中国相关的2500多个案子当中,估计不少都有中国各驻美使领馆外交人员的身影,因此这应该不是主要原因。

    政治学有个专门分支,研究政治仪式在政治生活中的意义,外交事务更是特别讲求仪式与象征性意义,从这个角度理解中国驻美休斯敦领馆中选的原因,可能更容易找到答案。

    中国驻休斯敦领馆在中美关系史上具有象征性意义,7月22日,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领事蔡伟说得很清楚:这是中国在美建立的第一个总领馆。中国驻美六个使领馆当中,大使馆太敏感,除非两国正式断交,不能关。最具象征性意义的在美建立的第一个领馆——休斯顿领馆。

    如果觉得我强调仪式性证据不充分,请考虑另外一件事情被赋予的象征性意义: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选择在加州约巴林达的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取的就是象征意义:美中关系始自尼克松总统近50年前“破冰之旅”开始的“盲目接触”模式,就在尼克松总统的纪念性建筑前宣布终结。还有比这更具有仪式性象征意义的地点么?

    川普政府为何要在大选年演奏新冷战序曲?

    按常理,美国总统的惯例,是在谋求连任的大选年非常谨慎,尤其是外交与国际战略上不会出现大动作,中国政府显然是摸熟了这个套路,因此频频启用战狼向美国嚎叫,在两方面让川普政府完全不愿意再忍耐:

    一、中共一年前就决定不再遵守贸易协议。美方据此判定,中国这么做,意味着愿意承受两国关系恶化可能产生的任何影响。

    二,中共在武汉肺炎大流行病方面的所有作为,从病毒扩散,并试图借此获得全球抗疫领导者身份的影响力,不仅在美国而且在其他民主国家制造虚假信息和恐慌,更为高调地批评美国和西方自由民主体制,都是对美国的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疫情发生之前,川普总统的经济政策将美国经济推向近30年以来的最繁荣状态,但疫情让美国经济陷入休克,失业人数飚升,让川普选情严重受挫。在各国应对新冠疫情之际,北京利用各国无暇他顾,肆无忌惮地推行各种霸凌措施,包括强推《香港国家安全法》;在南中国海频频出手,导致地缘政治陷入高度紧张;就武肺病毒调查和华为孟晚舟事件对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施压;在中印边境与印度军队发生致命冲突。

    以上所有一切均发生于这半年之内,与此同时,中国外交官与官媒利用疫情与BLM运动对美国的民主宪政体制火力全开。这导致美国总统川普不得不将中国视为美国的最大挑战与威胁,这种威胁既体现在传统的军事和外交方面,也体现在美国国内的经济、知识产权、隐私领域。今年5月发表的《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方针》就明确表示,中美“回到了大国竞争的时代”,对华政策已经不仅仅只是外交政策,而是全方位的大国竞争方略。在此情况下,将中国五家官媒定位为政府代理人,要求离开美国,并准备拒绝9000万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川普政府的几大要员,最近一个月来陆续发表了许多重要讲话,奥布莱恩大使谈到了中美意识形态之争,联调局局长雷谈到了中国在美庞大间谍网问题。司法部长巴尔讲到了中国的掠夺型经济。

    北京的危机管理与寄望

    在美国连珠炮式的轰击之下,北京最高领导人的头脑稍微凉了下来,先是用温和一点的外交部发言人替换了战狼。作为美国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馆的回应,中方宣布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谴责成都美领馆有人员从事与其身份不相符的活动——一切应对如仪:美国驻成都领馆的地理位置与重要性与中国驻休斯顿正好对等,象征性意义就只好免了,因为美国驻上海领馆于中国来说也太重要,不好拿来做为报复标的。与身份不相符的活动当然是报复借口,美国已表示抗议。

    从危机管理方面来说,如果中方比较理智,没让爱国游行队伍聚集美国驻成都领馆前示威并顺便烧美国国旗、砸点什么泄愤,这次应对就算及格了。因为中国自己心里太清楚:没有美国,真就断了发展之路——王毅外长不小心说了真话。况且,北京从两方面都看到中美关系有可能缓解的希望。

    一方面,中国政府如同2018年3月美国宣布贸易战以来的想法一样,以拖待变,拖到今年大选,如果川普连任泡汤,一直视中共为友的拜登,将会实施与川普完全不同的对华政策。这一点,不仅拜登自己公开谈过,就连路透社的报道也引用拜登的竞选团队内部的人的说法:拜登担任总统也可能更倾向于接触。

    这一点,北京也不是完全凭空想象,因为川普胜选,是打败了民主党,以及共和党内的建制派,克林顿、布什两大总统家族的竞争者走向白宫的,他上任以来实施的许多政策,于民有利、于美国有利,但却让不少利益集团的利益受损。因此,从川普总统进入白宫那一刻起,几乎就被美国政界与媒体极为浓厚的敌意包围。更何况,美国2020年的大选民调又如同2016年一样,众口一辞地展示川普民调远远落后于拜登,北京从情感上很愿意相信这些民调代表真实民意。

    另一方面,华府并没有完全关闭对中国的大门。

    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在推特上对彭培奥在7月23日的发言表示不满,他批评彭佩奥“不是说中国,而是说‘中国共产党’,就好像有一个中国与党不同。这样做是为了对抗外交并使之成为不可能。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持此立场,除非他的目标是确保外交失败“。哈斯引用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的话劝告彭佩奥:“您是与敌人的政府进行谈判,而不是与您希望的政府进行谈判“。

    美中关系专家包道格也对此表示担心与不满,7月24日,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中说:这场演讲相当于宣告美国与中国的接触模式正式结束,美中进入敌对关系“。

    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 Biegun)的说话,可能更能代表川普政府的态度:川普政府正在采取果断措施,对抗来自中国的挑战,但保持接触对于管控紧张局势相当重要。

    最后做个小结:中美新冷战序曲,目前算是进入高潮,但正剧暂时不会上演。从2018年3月开始美中贸易战以来,北京实施“以拖待变”之策,就是在等11月3日美国大选结果。中国方面应该备了两套应对方案:拜登赢,美国民主党会主动私下派特使,“拥抱熊猫派”人才济济,都在等待那一天(全世界左派都在等待这一天);川普连任,中国会寻找合适的管道与美国沟通,重新回到谈判桌上。

    (原载大纪元网,2020年7月26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7/25/n12283466.htm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