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内循环说来易,以何为起点难上难

    by  • July 23,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如今,中国国内洪水滔天,粮食收成将大受影响,但中国政府抱定比烂心态:咱中国固然有各种问题,但你美国更糟糕,疫情因国内党争而加剧(群聚游行示威,虚报疫情数字),BLM在各地的暴力活动远未终结。相比之下,咱中国面临大灾大患,媒体都还一片颂扬之声,这岂是美国能够相比的?因此,只要坚持经济发展,就能笑到最后。如何发展的招术也有了,6月18日上海举办第12届陆家嘴论坛,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发表书面致辞,中国经济要准备向“国内循环为主”转变——意思是:全球发达国家谁也不好过,咱靠自己国内生产与需求支持发展了。

    本文分析,中国经济内循环的发动点到底在哪里?

    经济内循环的起点是投资,钱从哪里来?

    凡研究经济的人都知道,不管是经济全球化还是经济内循环,总得找个经济发动点,这个发动点不是投资就是消费,用行话讲就是“投资拉动”与“消费拉动”。

    以美国为例,经济发展经过三个阶段:要素驱动、效益驱动,最后到创新驱动,知识产权成为经济贡献的主要来源。中国一直想进入后两阶段,没成功,一直就在要素驱动,即通过投资形成各种生产要素。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投资主要由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三方面投资组成,现都已受到了限制。制造业投资受制于产能过剩,基础设施投资受制于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加大,房地产已经进入下行通道,投资也受到影响。所以投资的拉动力也远不如从前。但因为没找到别的方式,即使投资拉动经济的边际收益递减,越来越接近制度障碍约束的边界,但中国仍然只能沿着这条旧路走下去。

    投资需要有投资主体。中国过去的投资主体有三:政府、外资、私人投资。既然现在中国经济“以国内循环为主”,当然就不指望外资了。

    事实上,外资也正在陆续撤出。尽管中国媒体或借中共能吏黄奇帆之口发出警告:如果外资企业撤出中国,等于丢弃70%市场份额; 或者鼓励在华外企:“风雨之后必有彩虹现在撤出中国太愚蠢”,但是两国贸易战带来的不稳定,以及关税增加的压力,还是让许多企业决定离开或是减少他们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外企撤离中国已成趋势,包括苹果、任天堂在内的50多家跨国公司都宣布将生产线撤出中国。另外,质量控制和供应链审核机构“启迈QIMA“7月份的调查报告也说,80%的美国公司和67%的欧盟国家的公司正在离开中国。

    那么来自民营企业的私人投资如何呢?且不谈中国那些与权贵有关金融巨鳄、投资大亨们这些年入狱、衰落的剧本不断上演,众多没破产衰落的民营企业家们也是债务缠身。惠誉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债务违约数量已大增至历史纪录高位,前11个月,民营企业发生人民币债务支付违约达4.9%,高于遭遇P2P雷暴的2018年。惠誉估计中国境内企业债务规模达到19万亿人民币。2020年以来发生的肺炎疫情,不少中小企业因外贸订单骤减而纷纷破产,如今自然拿不出钱来投资。

    于是就只剩下政府投资了,只是政府如今也是债台高筑。中国这30多年的发展,就是依靠发行货币推动经济发展。从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以来,全球进入第四次债务浪潮,中国更是其中一个主角,仅2009年,中国一国发行货币的增量就是美、日、俄、欧盟几大经济体新增货币的总和。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2019年,中国债务总规模是GDP的300%以上。这些货币主要是通过地方政府、企业负债进入投资领域,而投资也主要是基础设施与房地产。

    中西部县城得依靠生造项目举债发展经济,比如近两年被中国媒体反复报道的贵州省独山县“天下水司第一楼”就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奇特的政绩工程。所有与独山县投资相关的报道都提到一个问题,只有一个街道和8个乡镇的独山县,却借了400亿债务打造景观,平均每个乡级行政单位负债44亿元。2018年,独山全县财政总收入10.08亿元, 2018年末户籍人口35.6065万,400亿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达11.2万元。媒体均认为这是“失控的权力留下发展的伤疤”。

    这种评论显然是打落水狗,地方政府举债发展经济,拉提GDP,这是中国的体制病。可以说,中国1600多个县中,贫困县依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输血,其余的县都是依靠举债发展经济,区别是:除了长江三角洲与珠江三角洲、上海经济圈带动的江浙一带县城有自己的产业,其余多是房地产与政绩工程,楼房多半滞销,政绩工程多成烂尾。

    指望消费拉动经济,更困难

    中国指望消费拉动经济更不容易。得益于全球化,中国制造过去可以依靠世界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的消费者购买。进入经济内循环之后,只能依靠本国城乡居民买单,掏腰包消费。但这一点恰好是中国经济短板。

    由于购房原因,中国人均负债金额高达人民币13.34万元(2020年数据)。现阶段,中国失业率大幅度上升,民众收入明显收缩,在这种情况下,居民的消费能力在萎缩。据工信部统计,截止到6月10日,规上企业开工率率接近99.1%,中小企业的复工率达到90.1%,然而,消费需求的恢复仍明显滞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是:2020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11.4%,与消费相关的服务业恢复缓慢,1-5月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下降7.7%。由于消费需求拉动中国经济增长近60%,服务业在GDP中的占比也高达53%(远远高于制造业27%的经济比重),在消费和服务业的恢复速度滞后影响下,中国经济上半年据估计是负增长——虽然媒体宣传可能由正转负。由此影响到居民收入:中国居民实际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下降1.3%,今年上半年实际人均消费同比下降9.3%。

    如果上述数据还不足以理解中国居民主体的消费能力,就请回忆一下李克强在今年人代会的记者会上公布的数据:“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千元”。这个说法可能来自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该院的课题组2019年采用分层线性随机抽样,获取了7万人的收入样本数据。该调查显示,39%的人口(相当于5.47亿人)月收入低于1千元,月收入在1千元至1,090元的人口为5,250万人,两部分合计为6亿人,占全国人口的42.85%。指望这样的居民购买力来拉动经济增长,实际上是不现实的。

    综上所述,中国政府与小粉红们不必因为美国如今处境艰难,就认为中国日子过得容易。只不过中共当政以来,形成一个比烂的国际政治传统,自家不好过时,看见人家有困难就兴高彩烈。其实,美国不比中国,如果不是党争激烈,绊住手脚,整个经济体的基本面很好,恢复起来又快又容易。中国经济对外严重依赖美国,如今美国正在加速与中国全方位脱钩,中国的难日子在后头。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7月23日,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eqinglian/hql-07232020164455.htm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