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M运动展示了极左暴力与反常识

    by  • July 6,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BLM暴力夺取政权的美国街头革命已暂告结束,《纽约时报》于7月3日发布捷报:6月BLM革命在全美共计发生4700次、平均每天140次、人数估计在1500万-2600万左右(误差在1100万之间)的规模报告,配以革命根据地图片,独独没提革命成果:各地枪击案、暴力袭击案、多少名店与中小商家被抢。民主党与左派媒体步调一致地进入下一轮战略重点大选舆论战,主攻疫情严重,川普抗疫失败、拒绝重开经济直到11月——不能说方向不正确,经济是川普执政亮点,决不能让这个亮点发光。

    BLM的暴力无定向,自家支持者频频受伤

    从5月26日明尼阿波尼斯佛洛伊德被警察跪压致死,到7月1日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CHAZ)被警方清理,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情,暴露了美国因党争而陷入“民主党美国反对共和党美国”这种荒谬局面。民主党主导了街头政治,CNN、《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为街头政治齐声欢呼,白宫之外出现了“黑宫自治区” (Black House Autonomous Zone)。就在民主党各州警察都被Defund之时,极左派们以为自己就要提前接管美国政府(拜登竞选团队早就宣布成立了影子政府),因为BLM的联合创始人卡洛斯女士6月23日现身媒体,声明目前并非真在意佛洛伊德,而是更简单的目标,要川普在11月大选之前下台,不少美国人惊觉,BLM的目标原来并非反种族歧视,而是要政变。加上BLM在这一个多月内遍及全国尤其是民主党州的打砸抢烧杀的各种事实,美国民众对BLM的态度在发生剧烈变化。

    由于民主党高度支持BLM,打砸抢烧杀的主场是在民主党州。西雅图市国会山自治区(简称CHAZ),是这轮BLM革命的象征。该市市长高调支持,议员表态唯恐在后,警察被命令退出该区。BLM的抗议者占据该区域近三周,除了混乱的无政府状态和对周围商家的骚扰,社区治安进一步恶化,这个禁止警察入内的“自治区”区域发生了多起枪击事件,已导致至少两名青少年死亡,另有三人重伤。据西雅图警方说,自从上个月示威者占领了国会山附近的几个街区以来,该地区还记录了一系列的其它暴力犯罪。在各方压力之下,原来高调主张Defund Police的市长只得让警察重返这个区域收拾乱局。

    BLM的革命中心纽约进入了“血腥六月”。在6月的前三周内,纽约市枪击案数量发生125起,攀升至25年来的顶峰。各种抢劫、杀人刑事案件急剧上升。市警犯罪控制策略长李佩特里(Michael LiPetri)表示,上一次纽约市拥有这样的“血腥6月”还要回到1996年。纽约市的警员们这次受到的攻击最强烈,但仍有许多人因案件发生的高频率坚守在职位。媒体报道称,这是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在任以来治安最差的三周,他再也不能吹嘘纽约市的安全程度了。”

    凡BLM革命发生之地,情况与纽约雷同,我在《打碎旧世界,创造新天地——美国文革正在进行时(1)》一文中列举几个革命激烈之地今年上升的刑案数据。由于公共安全受到严重破坏,美国人不得不考虑自卫。7月1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 (NRA)在推特上写道:美国人在6月购买了230万支枪,比2019年6月增加了145%。许多零售商报告说,他们的库存已枯竭。 自3月以来,共售出了830万支枪,这可能使2020年成为历史上最高的年份。”

    有产者捐金赎买革命难逃清算

    西方社会实行高福利,其实是用这种方式来赎买底层革命。美国对底层实行福利倾斜,大资本集团则一直通过与民主党结盟,来消解底层的仇富情结。这次BLM虽然经过精心策划——据纽约前市长朱利安尼的说法是准备了三年,但毕竟是不是高度组织化的列宁式政党,多是临时集合的乌合之众,于是上演了不少黑色幽默,最有意思的冲击了自家主人背后的金主,这是网上广为流传的几则事件:

    6月27日,一大群BLM 高喊“吃大户”( Eat The Rich!),“取消资本主义” (Abolish Capitalism Now!), 冲击洛杉矶富人区比华利山庄(Beverly Hills)。这宝地住的全是民主党铁杆粉与大大小小的金主,比如好莱坞明星、科技巨头及高管,不少人是希拉里、奥巴马多年的老友兼捐款者。住户们这次也都积极支持Defund The Police,没想到自家支持的革命者却冲到门口要吃大户,事到临头,只得呼叫自己刚抛弃的警察救援。

    6月28日,对路易斯市的马克·麦克洛斯基(Mark McCloskey)和他的妻子帕特里夏(Patricia)在自家门前的院子里,挥枪制止擅自闯入他们的私人住宅区的一大群骚乱分子。这些人据称是“游行”经过麦克洛斯基的住宅,并前往市长克鲁森(Lyda Krewson)的住处。这一行动遭遇BLM及其支持者的强烈斥责,圣路易斯巡回检察官金·加德纳(Kim Gardner,黑人)宣布,她认为抗议者不应受到暴力袭击,她的办公室正在调查这对示威者造成人身威胁的事件。

    这对夫妇事后发表声明,他们支持BLM运动与和平抗议。这话是真实表达,因为这对夫妇从事的业务是伤害赔偿,主要“保护执法部门伤害的公民权利”,他们确实是民主党人,而且一直给该党资金赞助。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遭遇更为典型。他是BLM运动的坚决支持者,早在2019年初该公司黑人员工比例为26.5%。这次BLM运动开始后,立刻表示还要增加,今年内至少要让本公司黑人员工达到30%(非裔在全美人口中占比13%),今后还要增加;与此同时,强烈谴责警察暴行,宣布将向社会正义组织捐款1000万美元;高调取消警察客户,因为面部识别设备容易伤害参加运动者,让他们感到威胁。但即使如此配合革命,BLM的革命军还是在他的华盛顿住宅区前设置了“断头台”,竖在“断头台”前的牌子上写着:支持穷人反对富翁!

    自家被BLM革命之后变脸的支持者

    尽管网上铺天盖地都是BLM到处打砸抢烧的视频,但许多支持者与媒体都坚持说是少数破坏行为,主流是好的,直到BLM进入他们的豪宅打砸抢时才改变态度。华盛顿州奥林匹亚市长、民主党人Cheryl Selby坚定支持BLM,6月中旬某天,她家被BLM冲进来打砸抢了一番,并喷上BLM 和解散警察标语,态度立刻变化,被她盛赞的“革命者”成了恐怖主义(domestic terrorism)。

    圣路易斯市长莱达·克莱森女士在脸书直播中宣读了要求警察改革的民众的住址与姓名,随后有大约300名抗议者前往她位于该广场的住宅门前抗议,要求克劳森辞职。克劳森道歉后撤下了直播视频,公开表示不赞成defund Police.BLM在FBI上公布家庭住址之后,

    SPN体育记者Chris Palmer 支持打砸抢烧。他看到低收入者未完工建筑被烧的图片时,他发了一条推欢呼叫好:“烧丫挺的,给丫挺的全烧了”(Burn that’s— down. Burn it all down)。几天之后,他把这条推文删除了。原因很简单,他引以为自豪的自家社区被BLM闯入,被满处涂鸦、打砸毁坏。这时这位记者说:“要烧就烧你自家街区,不要来这地烧”。

    左派文化的虚伪与两面性,在这些事件上体现得非常充分。

    BLM运动的反常识

    美国人当然都知道佛洛伊德之死缘于警察执法暴力,BLM街头暴力之初,举的就是这个旗号。但政府处理此事并无错误,随着BLM无限扩大事态并提出各种要求,在几个标志性事件发生后,许多人开始改变看法。

    这几个标志性事件包括:

    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赤裸裸地展示了BLM暴力运动的结果,就是混乱无序暴力视人命为草芥(被杀者基本是黑人,因为只有他们有肤色护体才敢去那里);

    BLM负责人出面说明他们要颠覆美国的民主制度并建立社会主义国家。BLM成员的种族歧视诉求已经完全与现实无关,因为现实中,美国法律、大学入学、企业就业都充分保障黑人权益。他们算是的历史上为奴之债,每人要求40万美元的巨额赔偿与免考免费入学、每个黑人的基本生活费与各种特权。

    清算历史,破坏美国历史文物,南北战争时期南方邦联历史人物的纪念雕像遭到毁坏,近日部分抗议人士又扬言炸毁南科达他州的“总统山”(Mount Rushmore)上四大总统花岗石头像,要求废除由 ” 奴隶贩子 ” 创建的耶鲁大学乃至哈佛大学、乔治敦等美国名校,并宣称耶鲁大学毕业的人都应该被清算。一些示威者还宣称,美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甚至整个美洲大陆的名字亚美利加(Americas)也有问题,因为这个名字来自于意大利殖民者和奴隶贩子亚美利哥·维斯普奇(Amerigo Vespucci)。

    本轮BLM运动中,极左派最愚蠢的行为,莫过于用BLM(Black Lives Matter)这个强调某种族至上的口号,去反对代表所有种族都平等的口号ALM(All Lives Matter),哈佛大学毕业的贾诺威小姐甚至用“割喉”这类语言暴力威胁主张ALM的人,最后被德勤取消了工作合约。高调支持BLM的西雅图民主党市长与议员们也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们并不真在意黑人的权益甚至生命,西雅图市民豪瑞斯·安德森(Horace Lorenzo Anderson Jr )19岁的儿子被枪杀于西雅图自治区内,他接受FOX采访时,提到自己在掩埋儿子后,没想到第一时间接到了川普总统的电话,这个电话令他震惊而感动。他告诉记者,自他儿子死后,这么多天过去了,西雅图市长,那个纵容自治区成立,对那里混乱视而不见导致多起杀人事件的市长,理都没有理过他。

    民主党主导、纽约时报与CNN等主流媒体全力赞襄的BLM运动,让美国进入了“文化恐怖”,这种美国式的“政治审查”还在继续,个人、商家、各种组织,都在这种“政审”下向政治正确低头,努力开脱自己,避免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这种“文化恐怖”的成果是CK在纽约街头树起了一个堪为BLM运动形象品牌的新广告,模特是男变女的变性人、同性恋、黑人贾里•琼斯(Jari Jones),达到民主党政治正确的极限,颠覆了常人世界的审美观。

    但是,令人欣慰的是,部分非裔意见领袖,比如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的知名经济学家、公共知识分子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以及近年非常活跃的坎迪斯·欧文斯女士,他们都超越了肤色政治的局限,勇敢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类人士越来越多,从名人到退伍军人,以及普通的黑人青年,都纷纷批评BLM运动。

    事实证明,无论是Defund Police还是清算历史,在美国都是少数极左派的事业,不受社会大多数人欢迎。最新的《拉斯穆森报道》调查结果表明,在有关Defund Police的民调中,只有17%的人认为应该解散警察,59%的人坚决反对,还有27%的人认为可以削减预算,但不是取消警察。在要求关闭南科达他州的拉什莫尔山(总统山)的民调中,有75%的美国选民反对应该关闭或变更,只有17%的人认为应该关闭或更改。值得关注的是,赞成取消警察与清算历史的17%的人,多为40岁以下人群,这说明美国近20多年以来的左派教育确实有严重问题。

    BLM联合创始人卡洛斯发动的街头暴力尽管获得民主党全力支持,但效果远非民主党所设想的那样如意。随着美国民众对这场运动态度的变化,民主党最后不得不黯然收场,回到选举政治的战场上来。在西方社会,选举政治的结果虽然有各种不尽人意的地方,但它毕竟是社会的稳定器。

    (原载台湾上报,2020年7月6日,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90902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